2016年2月5日 星期五

2016年:1月13日(周三) 漢清講堂 (漢玉雅集)

談凌純聲與張光直的傳承 陳續升

梁永安談《惡人》《落葉》《最終點》

介紹法國龔古爾文學獎 繆詠華

台語八音與兒童念歌    蘇錦坤


傳記文學之路 曹永洋

世界卡洛爾(Lewis Carroll)研究方向與蒐集風氣 張華

戴明博士與《新經濟學》 林公孚 2016-01-13

戴明的管理哲學經驗談 徐歷昌 David shu




徐歷昌:

......另外  您的兩本書都很有內容*  至少要半天來討論吧

   只花半小時報告  是不可能的任務

   ps. 改天有機會  請教Hans怎樣將兩個畫面併在一起

   Best rgds

*戴明 (W. Edwards Deming)《轉危為安》《新經濟學:產、官、學一體適用》


繆詠華
2016/01/13讀書會有感
覺得自己很幸運,有那一票幾乎無所不知(最起碼就我碰到的範疇)的「百科全書」後援團。
一路走來,跟各位學習了很多。
謝謝你們!
以後要繼續罩我噢!
打勾勾~
---
非常感謝。

其實我很想報名周三中午您的活動,
但走不開。
希望今年可以趕快參加漢玉雅集。
謝謝。

祝安好

卡洛

-----
昨天張華兄介紹的,美國Alice 150周年大會和訪友記,令人大開眼界。張華兄譯作中的Alice 書中12次變身身高系列圖({挖開兔子洞},頁16-17),榮獲美國Alice學會採納為過去150年來的重要註解---您向張華兄要一張新名片,就可以知道這張震驚奇境(不可思議之國)的名圖。

梁永安介紹的書,當然以《落葉》的作者最熟:
Will Durant's Fallen Leaves:Last Words on Life, Love, War, and God:本書有許多慧見和忠告,值得思考,譬如說,沒有讀過歷史名著的人是不懂得歷史是什麼;大學時期無法了解諸名著的真義.....

-----

我們前天的聚會,《天上再見》的譯者聲東擊西,放一張封面:《天上再見》孔雀開屏飛起的20世紀Icarus,這飛翔可能是主角愛德華的"充滿詩意的鬥爭",不過繆女士禁止我洩漏天機,大談其龔古爾得獎作品、作家.......
"必須承認,閱讀「天上再見」的過程,另有部分私密的樂趣來自於作者的文字(這也是翻譯的功勞)。作者的文字時而敦厚,時而尖酸刻薄,時而如哲學家般的發聾振聵,時而像詩人般蘊含詩意,但自始自終不拖泥帶水地準確。「愛德華端詳自己,他的悲傷都一直完整如初。」「分開他和他的鴻溝,不是意見紛歧,而是一種文化。」「每個故事都找得到結局,這是生命秩序。」邊閱讀邊感嘆,準確的書寫都在別人的文字中發生,自己只剩下滿嘴讚嘆的虛字。" (易智言:,終卷時甚至頗有離愁)
----

蘇錦坤兄是個多才的獨立佛學研究者。
他在討論會談的,雖然是「台語八音與兒童念歌」---他的許多整理之功,必須參考十天後的錄影。不過曹永洋先生帶來朋友請教錦坤兄有關"台語"二問題。
我們都忽略他在2015年4月的翻譯:
〈初期佛教文獻中的「治療」〉,(2015),《福嚴佛學研究》10期,1-18頁,新竹市,台灣。原作者:Bhikkhu Analayo
各位應注意到該期的《福嚴佛學研究》將翻譯置第一篇。第二篇還是他的論文:
蘇錦坤,(2015c),〈試論「甘肅博物館001號《法句經》寫本」的異讀〉,《福嚴佛學研究》10期,19-39頁,新竹市,台灣。

蘇兄說缪介紹的法國龔古爾文學獎,是他第一次深入點了解法國文壇之一勝景。我將她翻譯的《小王子》(2015)搞丟了,反正,有人更需要它。我們先前說過,繆翻譯的《紐約漫遊》已為張華父子實地利用過。
Chinese characters, as other languages, are quite sensitive in certain way. Book title "Death in Paris" was translated by 繆詠華 as 《長眠在巴黎》, not as I remembered it: 《死在巴黎》......


我送與會者一人一本《新經濟學》,有點後悔。五 應該說,要在一個月內寫讀此書報告的,請拿一本去參考!

-----
明天我們有聚會。朋友相聚很難得:錦坤兄夫婦特地夜宿台北,不用新竹-台北來回奔波;繆詠華女士也邀故宮志工來訪 (取消)、她的朋友幫忙做好原作者法文訪談的中文字幕 (後寫繆詠華翻譯;Peter (熊)的太太Lisa報名,應該是慕缪詠華之名。
先簡記一些。


---- 曹永洋:我為什麼投入傳記文學的書寫


謝謝分享,不知道如何跟文發兄致謝--約2月前,曹學長與他來訪,而我可能出外午餐,不遇,很可惜。文發兄能將曹學長提到的那樣多人的名字和事情,寫出來,很不簡單:我經常在曹兄的談話之間,請他告訴聽者,那些人物的名字怎麼寫,因為我們通常看文字認人.....曹兄深藏不露的不少,我舉關於胡適的2例,譬如說,他上次來參加胡適之先生紀念會時,並沒提這:"這張是胡適來台時和傅斯年、黃得時的父親黃純青等人的合照,全都是名人";胡先生的同學當陽明山管理局的主管,請胡先生題"亭"名等 (這些人事可參考我的blog:胡適之先生的世界)。我更要謝謝志峰讓我們了解曹學長的世界之一層面。再謝。

http://tunghaifriends.blogspot.tw/2016/01/3.html


*****繆詠華 :介紹法國龔古爾文學獎,談2015年新譯《小王子》、《夜間飛行》、《天上再見》


像我們這種年過六十的人,能讀完的長篇小說,數量肯定有限。原因很多,像達爾文說的,晚年無法重溫年輕時代的文學詩歌之喜悅;更重要的,體力有限,讀長篇小說是另外一種日行380公里的極限運動。


然而,我主持的討論會中牽涉到的小說,我肯定要讀完它:2015年,同學彭淮棟翻譯的Thomas Mann的《浮士德博士》(當時追將莎士比亞的《愛的徒勞》譜曲的努力),以及2016年初繆詠華譯的《天上再見》(Au revoir là-haut By Pierre Lemaitre)。


《天上再見》很有特色虛實交錯,作者更藉機會向近40位法語作者致敬,小說中引用各家的精簡段落--十字左右。譬如說,書末作者第2次引用Denis Diderot《拉摩的侄子》(Neveu de Rameau ),這次引開篇的"不論好天壞天" (Qu'il fasse beau, qu'il fasse laid):".....只要經過聖索沃爾公墓,不論好天壞天,你都一定會看到....."

一般而言,繆詠華這一譯本的文字很好。極少數的敗筆,在翻譯"公文"、公告等數處:她的譯文"文白不分" (無法貫徹文書體),很勉強。

---
胡晴舫在 聖修伯里《夜間飛行》(繆詠華譯)的導讀文末 (第21頁),年代錯誤:".....1943年7月底.....3個禮拜大戰正式結束。"
The final battles of the European Theatre of World War II as well as the German surrender to the Western Allies and theSoviet Union took place in late April and early May 1945.

*****張華:世界卡洛爾(Lewis Carroll)的研究方向舉例

我周日在台北的北京餐廳與張華兄共早午聯餐。

送他兩本W. Edwards Deming 的譯著:謝謝他2014年暑期在美國利用其"美國時間",並用其"常識審譯文之法" (不合常識的譯句肯定有問題)來校稿。遺憾的是,出版社的編輯主觀過強,竟然刪改我的"致謝"部分,將張華兄在The New Economics 的貢獻拿掉。

真正謝辭:

http://hcdeming.blogspot.tw/2015/12/blog-post_26.html

譯後記;戴明博士《轉危為安》與《新經濟學》修正版的導言兼譯後記


(我跟他講該書2.5段漏譯的故事,中國本只有0.5段補譯。






我竭力鼓吹張華兄譯音卡洛爾(Lewis Carroll)全集。


推荐他的blog!



http://lcstaiwan.blogspot.tw/




深入兔子洞 Well in the Rabbit Hole ─ 愛麗絲●卡洛爾●趙元任探討


LCSTAIWAN.BLOGSPOT.COM|由 HOWARD CHANG 上傳




----梁永安


我會按出版日期先後談談最近期出版的三本翻譯書。


《惡人:普通人為何會變成惡魔?》(Evil Man) 道斯(James Dawes)


《落葉》(Fallen Leaves) 威爾.杜蘭(Will Durant)


《最終點》(Point Omega) 唐.德里羅(Don DeLillo)






(以下只提供第一本的書面材料)

《惡人:普通人為何會變成惡魔?》

作者道斯是美國一家小型大學的文學及文化研究教授。若干年前,他應某個人權團體的邀請,到日本訪問一批二戰老兵,聽他們談自己在中國幹下的凶殘暴行。這是本書的「緣起」。(該批老兵戰後先是關在蘇聯西伯利亞戰俘營,幾年後被移送至撫順監獄,在獄中接受中共的思想教育,最後全部獲釋。他們對中國心存感念,回國後致力於打破日本對戰爭罪行的沈默,以此獲得人生意義和人生目的,也因此受到孤立排擠)。
《惡人》收錄了部分訪談內容,但作者把它們切割成一小段一小段,以此為引子討論各種與人類殘暴相關的問題,從哲學、文學、社會學和心理學各種角度作出探索。用作者在前言一開始的話說:「本書要談的是凶殘:它長什麼樣子,它感覺起來什麼樣子,它緣何產生,有什麼方法或許可以防治。」更具體的論題包括(這裡只是略舉二三)戰爭和國家機器是如何使普通士兵變成冷血麻木的劊子手(中譯本副標題「普通人為何會變成惡魔」便是指此),「旁觀者」何以會袖手旁觀,原諒那些犯下滔天大罪而能認錯的戰犯是可能或應該的嗎?試圖「理解」劊子手會不會就是一種對他們的除罪化?劊子手(如那些日本老兵)的自白是可信的嗎,或者說這類「自白」某個意義下是別有動機?
作者在書寫中也反省了伊拉克戰爭,指出美國已經因為神經兮兮而成了一個「隨時就好防禦性射擊姿勢」的國家(典出美軍在越南美萊村射殺老弱婦孺時先蹲下採取防禦性射擊姿勢,以此說服自己對方是有武裝的敵人)。伊拉克戰爭也對美國學界產生了巨大衝擊:「在目前這個後引渡(post-rendition)和後先制(post-preemption)的時代,美國人文學各領域的學者開始問一個問題(其熾烈程度是越戰之後前所未有):『我正在做的學問意義何在?我正在創造或傳播的知識跟現實世界中正在發生的事關係為何?』很多學者開始相信,在這個特定歷史時刻,他們必須面對的最迫切問題包括美國與當代人權運動的關係。」
從以上已可看出,本書的論題複雜眾多,但作者自言,《惡人》的「核心問題」與上述者在性質上迥然不同:「但若說本書有一個核心問題,其性質乃非常不同。那就是:我給各位說書中故事的用意何在?各位聽它們的用意何在?這至今仍是困擾我最甚的問題。」簡言之,這就是「人權書寫的吊詭」的問題:「人權書寫」的目的一方面是教育作者的同情心,但另一方面又極可能會流為一種「人權色情」(human rights pornography,一種從看八卦獲得的快感),以及讓讀者在付出同情心之後滿足於這種付出,不思進一步的行動:「也許,對著小說好好哭過一場以後,我們的感情便會燃燒殆盡,可以不用在真實世界付出同情。也許,這樣流過淚之後,我們便會覺得我們的付出盡已足夠,覺得我們的慈悲自我形象已獲得充分印證,無須做更多以達到人格均衡。」作者與此相關的另一個擔憂是:「我從展開這專案的一開始便受到這一類的憂慮縈繞。我聽見一些聲音在我腦袋裡悄悄說話:這些人(指日本老兵)在戰爭期間擁有神般的力量。他們單憑說一句話便可以予生或予死,而他們的受害者箭如草芥。現在,事隔多年以後,你卻把同樣大的權力重新賦予他們。有好長一段時間,這些聲音老是在我腦子裡嗡嗡響,讓我什麼都寫不出來。」
作者為解決這些問題絞盡腦汁,事隔多年後才想出一個可能的解決方法:用「錯置」(juxtaposition)的書寫方式把「痛」傳遞開去:「我想盡所能讓讀者感到不安全,讓讀者感到痛。」

漢清講堂:司馬大學譯業報告、紀念張光直先生、華人戴明學院

日期:1月13日(周三),10:00~ 17:00

地址: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88號2樓

電話:(02) 2365012主辦:漢清講堂

報名參加--講師除外:陳忠信、唐香燕、徐歷昌,黃玉鳳

節目草稿

張華:世界卡洛爾(Lewis Carroll)研究方向與蒐集風氣

梁永安:簡介幾本新譯《落葉:威爾.杜蘭的最後箴言》、 唐.德里羅最終點

蘇錦坤:「台語八音與兒童念歌」

繆詠華 *:介紹法國龔古爾文學獎,談2015年新譯《小王子》、《夜間飛行》、《天上再見》

曹永洋:我為什麼投入傳記文學的書寫

陳續升、鍾漢清:談凌純聲與張光直的傳承 (葉春榮請假)

徐歷昌、林公孚、蘇錦坤、鍾漢清:戴明 (W. Edwards Deming)《轉危為安》《新經濟學:產、官、學一體適用》【請假:王晃三、戴久永。】




 *屆時我打算把重點放在《天上再見》這本書的翻譯表現上,因為我超愛這本書的的的!!
同時我也想介紹一下大家相對陌生的龔古爾文學獎Prix Goncourt。(圖左、圖右)今天製作PPT期間,發現了好多Prix Goncourt的八卦,啾趣味欸~.....

------
司馬大學校友會(2007春)這回的司馬大學(Simon University*)校友會,也許是「第六屆(界)」:空前盛舉,創新不斷;高潮疊起….臨別依依。 (*這是hc為紀念他的紙上師長,一代奇才Herbert A. Si…
朋友,13日,要參加聚會的,每人最多可發表30分鐘的報告,請email給我,告訴您的題目和估計時間、需求使用投影機否--製成影片效果好點。有譯作出版的,可以多發揮。
你有新書或二手書要帶來交換的,一定要記得。換句話說,例如繆女士給我們新書和摸彩品,我們該回饋。
本月紀念胡適之先生影片中 (有重複處),將Ken SU先生的許多寶貴發言拿掉,所以建議蘇兄談"打油詩和臺語"等。
新春快樂


朋友,

原則上漢清講堂每月一次,前天,16日,我們有"2015紀念胡適之先生"的座談。參加的有曹永洋、戴久永、蘇錦坤,高塔(他是游常山介紹的,送大家一本詩集【左頰】,他的詩詞、文風都很有特色,請朋友讀讀。他現在致力於T. S. Eliot 的長詩之翻譯。)

我們預計2016.1.13 舉辦的聚會是兩次主題的合併。
今年,張華去紐約的Alice 150周年紀念會,我們要請他報告 (他的facebook粉絲頁很豐富)。

陳巨擘譯,台北:聯經,2015:《形塑歷史:政治變遷如何被敘述》 (Shaping History:Narratives of Po...

阿擘或許有興趣來談談。

繆詠華翻譯的【紐約慢步】,已被張華父子利用2次。【小王子】已出版,最近聽說:
12月22日《天上再見》,包你好看!!!真的,超好看!我翻譯得超過癮!何況還是2013年法國(諾貝爾)龔古爾文學獎得獎作品!
⋯⋯更多
書名:天上再見,原文名稱:AU REVOIR LÀ-HAUT,語言:繁體中文,ISBN:9789571364940,頁數:488,出版社:時報出版,作者:皮耶.勒梅特,譯者:繆詠華,出版日期:2015/12/22,類別:文學小說

梁永安兄的最近譯作:一兩句的翻譯,我們討論過: 

落葉:威爾.杜蘭的最後箴言 , 威爾.杜蘭   永安 , 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5-10-08

最終點  , 唐.德里羅   永安 , 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15-12-10


彭淮棟的【浮士德博士】,我們有過專集。

蘇錦坤兄的論文很多,他的台語學習可以安排"講座"。

我原預定2016年1月底討論凌純聲張光直、巫鴻 (陳續升、葉春榮、鍾漢清),因故與Simon University的合辦。主題見他的碩士論文--全文公開。
葉老師是人類學領域的專家。
續升兄到波士頓,竟然到張先生的墓地。
要怎麼說呢?昔日的心境上,也許只能讀張光直先生的隨筆、回憶錄。
張先生過世,我有意資助朋友出版台灣版的追思集。不過,朋友集稿不順利,反觀中國出了二本。就不去談它。
過了那麼多年了。我決定在續生初二回國前,要讀完張先生的主要學術著作;再加上巫鴻先生的。
就跑到山外,將架上的十來本都搬回來。

我希望大家稍為對1月13日可能的與會者有些印象。更希望大家自我介紹。
有些朋友沒看過上封信,請補習,詳附信



朋友們,預計2016年1月13日的"漢清講堂"聚會,10點~下午5點,包括2主題:2015譯業回顧與心得;紀念張光直先生,談學術的傳承--陳續升先生主題。
請大家報名講題,每單元30分鐘。
我將剛剛與美國的續生的筆談給大家參考:

 "學長,關於談凌純聲與張光直的事,如果可以,希望能辦在1月中(15日之前),我1月2號回到台灣,怕拖太晚我就入伍了。

我不知道有這限制。我們一群人SIMON U的朋友,已定好13日"尾牙"討論會。依目前,只能將兩者合在一起,譬如說,下午2~3點到5點。

請問SIMON U是什麼呢?
那是2004年起的翻譯討論小組,當時的BLOG,我取名為SIMON UNIVERSITY,紀念Herbert A. Simon.

我們就這樣訂?可以嗎?約14:30-17:00
好,保重。多享受美國的大節! Good Luck."

****
接到蘇錦坤兄的年度報告:

Dear HC,

   年度報告:
蘇錦坤,(2014a)《法句經》的「四言偈頌」與「五言頌」〉,《福嚴佛學研究》9期,23-48頁,新竹市,台灣。
蘇錦坤,(2014b)〈〈法句序〉與《法句經》重譯偈頌〉,《正觀雜誌》70期,77-132頁,南投縣,台灣。
蘇錦坤,(2014c) 〈「讚佛偈」--兼論《雜阿含經》、《別譯雜阿含經》與《相應部》異同〉,《法鼓佛學學報》15期,67-108頁,法鼓佛教學院,新北市,台灣。
蘇錦坤,(2015a)《法句經》「三言」偈頌的標點與詮釋〉,《正觀雜誌》72期,39-88頁,南投縣,台灣。
蘇錦坤,(2015b)《出曜經》研究〉,《新加坡佛學研究學刊》265-175頁,新加坡佛學院,新加坡。
蘇錦坤,(2015c)試論「甘肅博物館001號《法句經》寫本」的異讀〉,《福嚴佛學研究》10期,19-39頁,新竹市,台灣
蘇錦坤,(2015d)〈《法句經》的翻譯議題與重譯偈頌〉《吳越佛教》第1048-67頁,杭州佛學院,杭州市,中國。
蘇錦坤,(2016) 試論對照目錄的「對應經典」與「參考經典」---以《中阿含》為例〉,《正觀雜誌》76,南投縣,台灣。


蘇錦坤,(2016),〈王建偉、金暉《雜阿含經校釋》書評〉,《新加坡佛學研究學刊》3期,新加坡佛學院,新加坡。


翻譯:
〈初期佛教文獻中的「治療」〉,(2015),《福嚴佛學研究》10期,1-18頁,新竹市,台灣。原作者:Bhikkhu Analayo


參加學術研討會:
2016「《中阿含》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法鼓文理學院),(2015.10.23-10.24)
科技部專案國外前端學者講座,辛島靜志教授,《佛教文獻學系列講座》,(2015.9.13-10.12)

沒有留言: